標籤

code.google.com

2013年12月28日 星期六

一隻返鄉鮭魚的故事,探討年青人未來 的規劃與中年轉業問題

http://chamberplus.blogspot.tw/2013/12/blog-post_6.html#more

(前言:清大彭明輝教授上個月來過我辦公室,他說要請我寫兩篇關於年青人未來

的規劃與中年轉業問題,我想了很久,我就用這一篇故事來講!)

我要來講一隻返鄉鮭魚的故事...


這隻鮭魚是我同學,我們是五年級中段班的同學。

本文的內容照片是經此鮭魚同意刊出的,他也希望把他的心路歷程好好的

描述一下。...至於這樣子的故事是要做什麼用?我們最後想了一下:

我想應該是看能不能給我們新一代年輕人,尤其是學工程的,有著不同的想法。

鮭魚與我雖然是同學,但在他在返鄉之前,我們兩個是截然不同的社會發展

環境條件與結果。我在台灣走的是標準的科學園區產業發展模式,隨著產業發展

我走過工研院,IC 設計公司,從有員工分紅配股,一路走到大陸市場興起,

然後隨著業界彼此惡性殺價競爭與大陸本土公司興起,每家公司的產品或競爭力

隨著毛利越來越低,既然這個產業明知已經到了不得不改變時,卻不見得政府或

是業界本身也沒多大的作為時,與其每天打嘴砲,真的不如趕快調整自己的

生涯發展模式。這都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是為我們下一代做準備。

這一點是我跟鮭魚共同的見解,

所以鮭魚選擇返鄉。說返鄉還真的不知道說對不對?鮭魚是外省第二代,

我跟他同學這麼多年,在學校裡還真的沒聽他說過一句台語,而在他返鄉之前,

他的家人包括兄弟姊妹與父母早就移民海外了。其實他大也不用選擇游回台灣。

但他用很流利的台語跟我說:他是愛台灣耶,他要返ㄞ台灣。(他的台語是在

大陸學會的,因為那時候台灣人在大陸打拼,不會講台語是不方便的!)
------
鮭魚當年畢業後是到宏碁上班,參與了Notebook 的設計,應該算是外觀機構

設計的工作,據他的說法:電路版跟軟體那時候也沒多少設計工作。好像到了

現在好像也是如此,不就是依照 Intel + Microsoft 的準則走就對了?

後來說不就有人選擇離開宏碁再開一家嗎?(大家應該也知道這另一家A的故事吧~

這不就是我們台灣高科技公司最喜歡玩的模式嗎?)

但他後來選擇離開了,他去了一趟香港,待了一陣子,

其間因緣際他認識一位老生先,在這位老先生的協助下他去了英國念了一個學位

回來。回來之後他決定要從設計轉到做製造,他就從台灣弄了一些設備跑去大陸

發展,在華東就經由老同事的幫忙之下開始幫這些台商PC 廠做一些下游的EMS,

那時鴻海也還沒真正走到EMS,他就多多少少幫這些PC 廠做部分的EMS...

這一做就是十幾年,隨著產業與市場發展,他公司也發展到幾百人以上的規模。

後來隨著大陸工資上漲、經營成本增加與產業市場發展也開始碰到瓶頸。

台商大家說好要去越南再找看看機會,後來大陸政府就提供大西北計畫,

鮭魚跑了一趟越南,之後大家又決定說要西移...兩年前他就決定不想這樣子

跟著這些PC 廠東奔西跑的遷廠,他要為他的人生選擇他想做的事。
-----
他不像一般台商高調的鮭魚返鄉。他就台灣北部某沒落又偏僻的工業區裡

找了一間廠房,就自己一個人,沒有帶回任何一個人,也沒有在政府任何的協助下

,把他在大陸的機器設備給運回台灣,當然也包括資金---這一點是最辛苦與辛酸的。

但他還是回來了,截今至此,他只有去海外探過親,他再也沒有踏上大陸。

以下是他台灣工廠裡一景:



有很多東西幾乎是像逃難式的搬回來就堆在那了。這只是一樓的部分。

前方左邊是兩台FUNUC CNC加工機。(這一部份的故事往後會再提起!)

其他還有包括:四台放電加工機。


照片是其中兩台。

鮭魚說:Chamber 您要拍,我特地開電給您拍,但其實機器他還在用!

以下是洗床,精密度可以到0.001 。


以下是拋光研磨機,鮭魚說不要看這一台舊舊的...這一台是除了CNC 加工機外

高單價的高檔機器。



他的加工精度是 0.0001 ,在有些表面加工條件,比上述那台洗床還高!

以下是一台一般的車床 ,右邊就是另一台放電加工機。


另外在廠房的樓上還有一台 YAMAHA 電子電路版 SMD加工線。

這一台YAMAHA SMD 加工線機器的故事後面會再提。不拍~有故事。

您不要看鮭魚工廠裡的機器設備這麼多,不好意思喔~這些機器設備鮭魚都

會操作使用。只有一個他跟我說:他還不太會,他也一直學不起來,

這剛好是我的專長:就是電弧銲。我是從小跟開鐵工廠的父親學到我要上大學

才沒碰的!我上大學後還曾經靠著我電弧銲的技術去打過工,雖然辛苦,

但那時一天還可以拿到 2200 元日薪。...這就是我們五年級生的學習故事。
----
好了~鮭魚既然回來了,總要找點事情做吧。

鮭魚有感於在大陸的工作經驗,他覺得工業發展,尤其是製造加工業,

總不能老是靠大陸那一種便宜的勞工市場,還是需要提升生產製造自動化。

所以他就自己一個人投入做自動化設備。憑藉著他過去十幾年所累積的經驗,

他就一個人關起門來開幹了:做他自己所喜歡的人生事。

 他的作法很簡單,就先想好要做哪一種自動化設備?然後想好機構與流程,

需要哪些特殊零組件?如果是電控部分,他就會去買一些工控模組:

他偏好日本產品,尤其是像伺服馬達、驅動器或螺桿等...

(雖然我們還有一個同學是在上銀幹研發經理的...但自己同學卻不用台製的!)

以下照片就是他自己在測試一個設備到底是要用伺服馬達還是要用步進馬達的測試平台。

 左邊就是SANYO 的控制驅動器外加伺服馬達(SANYO)。右邊小小一棵就是步進馬達。



鮭魚說: SANYO 的驅動控制器,還不是他用的高檔貨,他後來大部分都用

另一個日本品牌 Y 開頭的~我忘了,也沒抄,也沒拍!

然後您可以看到右邊那一棵步進馬達前端,還外帶一顆小齒輪。那一顆小齒輪

如果市場買得到,他就買,但如果不符他的設計需求的話,他就自己利用

位於一樓的FUNUC CNC ...自己做一棵:



 圖的右邊就是完成後的齒輪,左邊那一棵就是還沒完成CNC 的粗胚。

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Discovery 頻道裡一個節目:萬能改槍手。

那一家玩改槍的玩家,就是自己需要怎樣的零件,就自己做一個。

(當然如果您又要吐嘈我說關於 3D 印表機的事,那就晚一點吧!)

以下就是他另外兩顆他完成的齒輪。


至於左邊是他新計畫設備裡準備使用的三組AOI 所需的CCD 鏡頭。

那個Holder 支架也是自己做的!

(PS: AOI :Automatic Optical Inspection 自動化設備製程檢測設備)


上圖照片就是Show 出他在CNC 加工上所準備的加工圖面。3D 圖也是他自己畫的。

-----
以下是鮭魚跟我示範解說他如何在CNC 上做出他想要的零組件。





您看他的背影有沒有像宅男一個?這一點他自己也不否認。


這是他準備要做兩個軸承支架,在做第二次加工設定。之後就下達指令加工:




----
還有動態影片展示。

---------------------------

好了~已經講完他的一個簡單的鮭魚返鄉的小過程。

但我們還是要往前看,那我們這些中年人在失去原來戰場時,我們又應該

如何調整我們的未來呢?

您常常聽到說:園區某公司了跟韓國產品競爭,準備又要增資擴廠了。

結果呢?都還沒跟韓國產品與市場開打前,我們就自己先奉送一大堆錢給國外設備商

買這個設備,買那個設備。甚至還有些設備是跟韓國買的...

大家在螢光幕前喊打韓,喊得多大聲啊,結果呢?!

大家不信,真的可以去許多園區公司看看,我們有多少設備是國外買的?

一個號稱科技廠,我們花了多少錢與資金成本跟國外買設備?!

鮭魚跟我說:您買設備沒有不對,但您買了設備您真的有買到Know-how 嗎?

他就舉一個我們自己科系的例子:他說:以他的CNC 來說,真的可以做出精密的

飛彈彈頭的錐形彈頭嗎?那個3D 曲面我們可以做得到嗎?他之所要用 FUNUC CNC ,

因為人家真的可以做到精密的曲線加工,如果他們一個控制器真的可以做到

錐形彈頭曲面加工時,人家真的就會賣給您?!您知道人家在做到這樣子的

加工控制器技術之前,人家累積了多少 Konw-how ?!...當您用錢很快買了設備,

其實背後您已經斷了自己往後的競爭力了。

這就是我們高科技廠商短視的地方,而我們政府卻漠視不管,寧願要求官股銀行

把大把大把的資金借貸給園區高科技廠去做這種事!

想當然爾...我們未來的競爭力在哪?既然機器設備成本打不過別人,那就當然壓榨

廣大的勞工階級啊...要不然您攤開台灣與韓國科技廠的成本來看:

人家工資比我們高,售價也沒比我們高到哪,我們還打不過人家?您覺得道理在哪?

反正,這一部份您自己不好好想想,以後您小孩還會繼續想。

-------
現在就回到我們鮭魚的故事,我之前不是交代了說:鮭魚其實把設備運回台灣後,

他也運回一台YAMAHA SMD 加工機,這台SMD 機器就被他拿來研究開發了。

首先他想搞一台全自動的刷錫膏機,這是一般SMD 打件前的第一道程序:

在電路版上先刷印錫膏,之後就可以把電子零件打上,然後過錫爐加熱。

一般SMD 廠還是需要人工來上錫膏,無法做到真正的全自動化,

這包括了日本YAMAHA 或韓國  SAMSUNG 的機器。(您不知道吧...人家

韓國SAMSUNG 也做了很多半導體高科技設備吧!)

所以我們鮭魚就發揮他宅男努力精神,開始從日本買與自己開發零組器件,

組裝開發一台全自動的刷錫膏機:

這是完成品。我不是說他回來已經快兩年了,他花了快一年時間獨力完成第一台的

設計與組裝。

他總共使用了八顆伺服馬達,三套日本的伺服控制器,在自己利用一台PC ,

寫個VB 程式,就完成了。鮭魚跟我說:其實這些電控部分不難:


只要您會寫VB,再會懂得使用PC-Based 的觀念就可以了。包括許多現成的東西

都可以供您使用,譬如AOI 用到的影像識別軟體。當然最重要的是:

您自己本身一定到懂得DIY,自己下去配線。
--

我們先來看整個機器大致外觀:從右側看:




再從左側看:



其實這機器裡有很多都必須自己想辦法開發許多機構傳動件,這些都需要倚賴

他一樓的CNC 加工機,像下圖中實際將SMD 所需的鋼板上架後,如何做到全自動

定位與固定,就必須考慮許多機構上的設計:下圖中就是兩支氣動閥:(右側的氣動閥)




就需要完全自己重新思考與設計,然後完成3D 圖面的丟到CNC 加工機裡。

然後還需要兩支手動的固定閥來夾住最後的鋼板。如下圖放大照片:(右側部分)

(這還算全自動嗎?結果還有一個最後手動部分...同學吐嘈了!)




然後在完全自動化設備裡,最重要的就是要利用光學檢測功能來取代人力,

所以機器裡一定缺少不了的AOI 零組件:



這是從機器的背面拍的,我們可以看到AOI 設備安裝的位置。

當然我們也可以看到機器背面與下方許多配線與多軸伺服馬達的軌道。

我們再進一步放大看一下:



當然啊~當刷錫膏加工久了,那個鋼板一定會產生一定的污穢程度,會影響刷錫膏的

的品質,所以就還要考量鋼板的清潔動作,所以我們從上上圖:就是這張圖:


這張的下方可以看到有兩條有孔狀噴出孔,那是用來注入清潔溶劑與吸收污穢錫膏的

東西,鮭魚直接示範一下他的設計:


只要事先把清潔用的擦拭紙安裝於兩組固定架上,機械就會定時的捲動,一放一收!

-----當然這一部份您也可以在PC 軟體裡設定說:每平均刷多少錫膏後,鋼板要再退出

來自動清潔一下。這樣子的想法很簡單,但就是您要如何設計與做到這樣子的功能。

-------------------------------------------------------

好了~我已經交代完鮭魚返鄉後在做什麼!

其實他這台機器完成後,也已成功的銷售出去了,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是銷往日本。

這就是我們之前提到的,其實我們也可以利用我們自己電子加工代工的經驗

開發出很好自動化設備。

另外鮭魚也已經著手開發SMD 機器最大主體:就是SMD 多軸上件機,不同於

YAMAHA 的六軸或是SAMSUNG 的高速四軸,他直接挑戰八軸!

不過,這一部份還在開發階段,我就不方便透露任何圖片或照片。

---------------------------------------------------------------------------------

好了~我們要回來說,我跟我鮭魚同學說:我們要以這樣子的故事要告訴

人家什麼事?您說要幫鮭魚找資金?找客人市場?或找生意做?

沒有!鮭魚說:他今年已經賣了好幾台出去,他真的不缺生意,也達到他的

年營運目標。您要找他開發機器設備?!沒有~鮭魚說他返鄉的目的,

他說:他現在是想作他人生想做的事!包括他當初為何要念航太系的事!

就像我一樣:我也是念屬機械類的航太系,但我一路從研發走到韌體程式撰寫

電路設計,一路到IC 設計業。我們都已經在我們自己主要的職場生涯裡

累積了我們應該擁有的技術與能力。

但我們也發現隨著國內(包括台商)的產業與經濟環境的改變,我們知道

我過去所在的IC 設計業或鮭魚的EMS 代工加工製造業已經不能再像以前

的蠻幹了。我已經不再迷戀過去那個人稱人羨的IC 設計業,我應該要轉型

不同的領域,就像鮭魚也不想在大陸幹個整天Cost Down 的台商。

我們只想為我們的下一代來想想我們可以為下一代準備怎樣的生存環境。

就像我小時候家裡開個鐵工廠,我們左右鄰居附近不是一家小型的鑄造廠

要不然就是另一家金屬加工廠...我們只要想開發做個東西,我們很快可以找到

我們所要的加工廠。但是我們現在就算想找個簡單的幫我們東西做個電銲加工

都已經不容易找到了!鮭魚說:他去日本客人那裡時,他發現人家日本其實還

存在許多像我們所說的這一種中小企業,也都有很好的技工與師傅們。

他卻發現台灣現在越來越少了。鮭魚說:像他現在這些加工設備與他的

產品開發過程中,有很多是顯學,是無法從學校課堂與教科書裡學得到的!

這些許多在高科技產品設備的背後,是需要許多像他這一種顯學的技工與師傅

傳承,但我們國內目前許多學校的技職教育或是國內產業政策獨重大型高資本

密集的產業或公司廠商...而無形中都已經在扼殺我們工業發展中很基礎的根基。

像我跟鮭魚,我們都算是實務派的工程師,我們也都是受到高等教育,

但我們都不是那一種會排斥把兩隻手弄得髒兮兮的工作,而且還樂在其中。

我們也沒有在想那麼多的投資報酬率,我們只是很務實的一步一腳印的去做

我們認為應該為我們下一代樹立典範的事。

我跟鮭魚都算是獨立開發產品的執著工程師,我們都彼此問了彼此一個問題:

您怎麼不會想找個徒弟或員工來做呢?我們都覺得很難,很辛苦...

因為我們都算是中小企業,我們在政府的產業發展政策中不被重視的,

更不用說在一般就業市場裡那一種主流企業,或是一般社會價值觀裡的那一種

光鮮亮麗的高科技公司,有個富麗堂皇的Lobby 或窗明几淨的Office 。

又沒股票,也沒有多少福利與津貼...找個30~45K  的怕被網軍公幹,

人家也不一定願意來...對於我們所認知的就業與求才市場,我們真的無所適從。

因為社會價值觀的氛圍已經儼然形成我們所不知的環境了!

----

真的~鮭魚返鄉了,也跟我這位在地的一頭牛私混在一起,我有些想法或產品

鮭魚都很樂意分享與協助,我們也只能彼此幫忙彼此。也互相打氣。

我們都已經沒什麼好選擇的,因為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環境或是我們的

產業工業發展環境與條件,對我們來說未必真的是友善的...也更不用說

還想擔起什麼社會責任。 我們不是什麼財團,也不沒啥富爸爸...

我們也只能盡我們本分,鮭魚與我都有小孩,

我們的小孩也都還滿喜歡像我們這樣子敲敲打打的DIY,但我們真的也不知道

他們以後能不能夠像我們這樣子Enjoy 在工程領域的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最後,我們真的要以自己所累積的職場經驗與產業所觸及的領域呼籲一下,

工業發展真的不要老是以大企業或財團方式來看產業政策或經濟發展,

其實在歐美日包括韓國在內,工業發展最基本要素其實還是於像鮭魚這樣子

積極中小企業,充滿著活力與創造力績效的小公司...如果政府真的要改善國內

低迷的經濟發展,改善人民基礎生活問題...還是得從中小企業如何蓬勃發展

策略去看,因為中小企業可以提供許多在地的工作與生活條件,不用大家一窩蜂的

擠到都會城市,讓其他財團來炒作樓房,物價與許多光怪陸離的社會現象。

您看不是嗎? 為什麼台灣要像大陸那樣子到處搞什麼科學園區?就像在圈養

企業?小小的一個台灣為什麼不能讓他們遍地開花?從在地的產業發展創造

更多的就業與生活條件?!或許,這只是我跟鮭魚的一點點的小看法。

-------

(附註1:鮭魚他不想賣機器設備,他說:他到七十歲時,他還是會像一般日本

中小企業裡的老師傅一樣...永遠的做自己想做的事物,一路的做下去!

(附註2:我當年也算是大學聯考的失敗者,因為我想在父親的鐵工廠裡多磨練一點,

我願意為我的未來期許一個不同的未來,我不會怪台灣的升學聯考制度,我願意

多花一點時間與代價來爭取我想念的學校與科系,所以我高興我今天有像鮭魚這樣子

的同學,所以我今天也願意以我自己的例子來闡述今日奇奇怪怪的教改政策!)

(附註 3: 鮭魚說:他當年聯考時就是想做這些事,所以他說他好像聯考只填了三個科系:

台大機械系、清大動機系與我們科系,最後就跑到我們系上,就成了同學!)

(附註3 :前兩天電視日本台的"日本學問大"節目,有介紹Hitachi 電梯部門,看到他們

花了30億蓋了一棟高層塔樓,只為了測試各種電梯操作狀況...您覺得台灣哪家企業

會幹這種事?!http://www.film.hitachi.jp/en/movie/movie811.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